繁星戏剧村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内大街抄手胡同64号

电话:010-66035486/66065041转8005/8028

传真:010-66035486/66065041转8016

版权所有:北京天艺同歌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08101435号

 

艺术节庆

>
评论 | 小剧场戏曲的实验(中国文化报报道)

评论 | 小剧场戏曲的实验(中国文化报报道)

发布时间:
2018/04/20
浏览量
【摘要】:
杜丽娘的莺啼婉转摇曳了长生殿里杨玉环的梦,实验昆曲《一旦三梦》将《牡丹亭·惊梦寻梦》、《烂柯山·痴梦》以及《长生殿·惊变冥追》融为一体,连续几天在北京繁星戏剧村的演出为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画上圆满的句号。  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自10月16日启动以来,推出了10余部小剧场戏曲作品,精彩的剧目和低廉的票价吸引了大批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演出虽已结束,但关于小剧场戏曲的话题仍在持续发酵。    

 

  杜丽娘的莺啼婉转摇曳了长生殿里杨玉环的梦,实验昆曲《一旦三梦》将《牡丹亭·惊梦寻梦》、《烂柯山·痴梦》以及《长生殿·惊变冥追》融为一体,连续几天在北京繁星戏剧村的演出为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画上圆满的句号。

  首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自10月16日启动以来,推出了10余部小剧场戏曲作品,精彩的剧目和低廉的票价吸引了大批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演出虽已结束,但关于小剧场戏曲的话题仍在持续发酵。

 

 

  小剧场:老事物,新内涵

  “小剧场戏曲”作为一个貌似前卫的概念,多年前就被断断续续提起,随着《惜·姣》等作品的成功上演,小剧场戏曲近几年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

  其实,小剧场戏曲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据中国戏曲学院教授曹林介绍,从演出实体空间的层面看,传统的戏曲演出,无论是宋元时期勾栏瓦舍的戏棚,还是近代以来的戏楼、戏园,其实都是小剧场的形态,戏曲在大剧场表演在过去反而是少见的。而今天被提出、讨论的小剧场戏曲,其重点并不在于演出空间的大小,而在于其实验性。“对戏曲的颠覆性诠释是小剧场戏曲的真谛,在这个意义上,小剧场戏曲是改革开放后兴起的,大规模出现是近几年的事。”曹林说。

  从本次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上演的作品来看,确乎有许多实验性颇强的作品,比如悬疑喜剧《一夜一生》,你甚至可以把它看作是用戏曲元素来贯穿结构、控制戏剧节奏的一部话剧;如《一旦三梦》这样,不是演3段折子戏,而是把3个不同的作品熔于一炉的阐释方式,过去也不常见。同时,几乎保持原貌的传统经典《琼林宴》也在本次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演出之列,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小剧场戏曲的包容性,而这种兼容并包本身也是其实验性的一个体现。

  《琼林宴》的主演、青年京剧名家凌珂说:“这次来北京演出《琼林宴》前,我也考虑过是不是要加工一下,让它更加‘先锋’一点。可我思来想去,总觉得《琼林宴》的形式感、它的黑色幽默意味,原汁原味演出来也已经相当‘先锋’了。”

  小剧场演出甚至比大剧场更难

  凌珂有着丰富的小剧场演出经验,他在天津主持的元声京戏坊就是以小剧场形式演出,已经坚持了很多年。凌珂说:“在大剧场为了照顾后面的观众,表演或多或少要夸张一些;而在小剧场演出,演员更加松弛、自然,演出的戏也容易让观众觉得舒服。”甚至在大剧场演出时,凌珂也不习惯使用扩音设备,即便要用,也要关掉台上的返送,“如果说裸妆是化妆的高级境界,我想‘裸声’也应当是声音应该追求的理想状态。”

  尽管小剧场可以为追求更自然的声音、精神状态带来便捷,但它也在另外一个层面对演员的表演提出了更高要求。

  参加本次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作品《浮生六记》的主演张云说:“小剧场演出,演员与观众距离更近。我一出场,前排观众跟我的距离大概连1米都不到。这就要求演员的唱念做表都要非常细致,一点哪怕很小的纰漏,观众也会看得一清二楚。”

 

 

  小剧场不仅给演员提出了要求,编导同样要为适应小剧场花心思。《惜·姣》的编导李卓群说:“《惜·姣》有大剧场的版本也有小剧场的版本,小剧场要求故事情节更紧凑,导演对人物性格张力的把握和对戏剧节奏的控制是排戏中的难点。”

  当人们把小剧场戏曲视作一种区别于大剧场戏曲的类型,便容易不自觉地将二者并置甚至对立起来。然而应对不同的剧场版本都颇有经验的李卓群说,小剧场固然对导表演都有独特的要求,但是专注于戏曲本体、塑造好人物这一宗旨,无论在怎样的环境演出,都是一样要坚守的。《一旦三梦》的舞美设计边文彤曾经担任过川剧《死水微澜》,京剧《飞虎将军》、《西施》,粤剧《包公还砚》等多个剧种数十部作品的舞美设计,她说:“空间、时间、资金等,对创作来说都是限制,也都是支持,被这些所困会妨碍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张扬。不论在什么样的剧场,只要找到合适的立足点和设计语言,手段自然随之而来。”

 

 

  以低票价吸引、培养观众

  本次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实行普通票80元、学生票40元的低票价,这个价位在北京的戏曲演出市场上是当之无愧的惠民价。据观察,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期间,每场演出的上座率几乎都比大剧场演出高。“小剧场观众离演员近,看得很过瘾,而且这个价位我一个月看好几场也可以承受。”北京大学京昆社的一位同学说。

  观众数量增多让演员很欣慰。张云说:“来看《浮生六记》的观众非常多,连过道里都快坐满了,其中大多是年轻观众。我觉得京剧要想发展下去,必须要吸引新的观众群。”(中国文化报)